距离开展还有

234

新闻中心

当前位置:主页 > 媒体中心 > 新闻中心 >


废钢产业发展 或可缓解铁矿石不足之困

       中国经济对全球经济的拉动作用已成为国际社会的共识,而国际大宗商品顺着杆子往上爬也几乎成为趋势。
       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提出重点支持“两新一重”建设。国际矿商无疑会从中窥探出重大利好。
       建设用钢的硬性需求预期显而易见,原材料铁矿石的反应当然会表现积极。
       实际上,两会前夕,对新基建和基础设施建设的预期就已经热火朝天,而铁矿石价格已先声夺人。根据万得数据,2020年5月21日国内商品期市,铁矿石价格大涨逾3%,领涨市场。
       作为全球最大的买家,铁矿石贸易的话语权却一直掌握在卖家手里。废钢作为钢铁生产所必需的资源,是唯一可替代铁矿石的钢铁生产原料。
       多年来,国外的废钢价格长期低于国内、且质量更优。同时,进口铁矿石价格高企并被国外资本操控,我国钢铁生产企业往往只能被动接受。
       对铁矿石的爱恨情仇,不是钢铁行业的人,很难有那种痛彻心扉的感受。在今年的全国两会上,来自钢铁行业的全国人大代表建议,适当放开废钢进口政策管制,加快废钢产业发展,增强我国铁矿石贸易话语权。
       铁矿石带给炼钢行业的痛
       目前,全国疫情防控阻击战取得重大战略成果,复工复产加快推进,需求逐步复苏。据兰格钢铁网报道,截至5月20日,大连商品交易所铁矿石期货价格连续第6个交易日上涨,至每吨107美元,较4月初上涨20%。
       国家统计局的数据显示,2020年第一季粗钢产量环比下降5.04%,至2.34亿吨,而铁矿石原矿产量环比下滑20.01%,至1.86亿吨。到今年4月,粗钢产量已出现明显反弹,较上月增长7.67%,至8503.3万吨。
       由此可见,疫情后我国的生产需求复苏速度将超越预期,而作为推动社会经济复苏的重要原料之一,铁矿石的产量和进口量或未跟上,这是带动铁矿石价格上涨的一个原因。
       有观点认为,带动铁矿石期货价格上涨的主要原因还是市场对于未来铁矿石价格的乐观预期,而这可能来自对两会促进我国疫情后经济恢复的正面期望。
       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李克强总理提出重点支持“两新一重”建设。
       “两新”,即新型基础设施和新型城镇化建设。新型基础设施建设包括发展新一代信息网络,拓展5G应用,建设充电桩,推广新能源汽车,激发新消费需求,助力产业升级。新型城镇化建设为大力提升县城 公共设施和服务能力,以适应农民日益增加的到县城安家就业的需求;新开工改造城镇老旧小区3.9万个,支持加装电梯,发展用餐、保洁等多样社区服务。
       “一重”,即加强交通、水利等重大工程建设,增加国家铁路建设资本金1000亿元。
       根据工信部的数据,2019年,我国生铁、粗钢和钢材产量同比分别增长5.3%、8.3%和9.8%,至8.09亿吨、9.96亿吨和12.05亿吨。其中,主要受到基建、房地产等下游行业的稳定需求支持,建筑行业和机械行业的钢材消耗量或大约占了40%和12%。
       目前,基础设施建设大约占我国钢铁需求的三成左右,其中2019年全国铁路固定资产投资超8000亿元。“两新一重”建设带来的额外的刺激建设有望进一步提升钢铁需求,加上巴西疫情扰乱铁矿石供应,才使得铁矿石价格一路飙涨。
        瑞银分析称,去年巴西出口大约3.5亿吨铁矿石,即每周650万吨。但是,今年巴西只有一周的时间出货超过600万吨。在过去的几周里,巴西每周的出口量还不到450万吨。
       “疫情发生以来,钢材价格大幅下降,铁矿石价格保持高位,二者相背而行。”全国政协委员、中钢协党委书记何文波表示,特别是在疫情的影响下,国际大宗原料均大幅下跌,唯有进口铁矿石价格相对坚挺,一直在每吨80美元~90美元之间运行,钢铁企业在盈亏边缘艰难运行。而近期更是冲破100美元关口,这与现行定价机制过分依赖铁矿石指数有关,指数走势越来越明显与供需基本面和现货市场偏离。
       “多吃废钢”缓解铁矿石资源瓶颈
       废钢是钢铁冶炼的两大铁素原料之一,是唯一可以替代铁矿石的炼钢原料,跟铁矿石相比又具有绿色、载能的特点,因此“多吃废钢”有利于钢铁行业的节能减排。
       中国钢铁工业协会的数据显示,世界上发达国家和地区均以废钢作为主要的炼钢原料。根据国际回收局(BIR)统计资料显示,美国、欧盟、日本的炼钢废钢比分别大于70%、50%、30%,而我国仅为21.67%(2019年)。目前,我国废钢铁循环利用率低于全球平均水平,废钢被列入《限制进口类固体废物目录》,致使进口大幅减少,从2009年的1369万吨下降到2019年的18万吨。
       “废钢作为钢铁生产所必需的资源,是唯一可替代铁矿石的钢铁生产原料。多年来,国外的废钢价格长期低于国内,且质量更优,同时进口铁矿石价格高企并被国外资本操控。”全国人大代表、三钢闽光董事长黎立璋表示。
       黎立璋建议,在加大国内废钢回收和应用的同时,国家应该鼓励进口再生钢铁料,降低污染物排放,抑制进口铁矿石价格。
      “‘废钢’一词虽然是业内俗语,但不便于全社会理解,也不够准确,容易产生歧义。”在黎立璋看来,“废钢”不是垃圾,而是战略资源。他建议在拟定的进口标准中将“废钢”改为“再生钢铁料”。在我国进口再生钢 铁料标准未制定之前,可借鉴采用国际较为通用的标准,采用进口配额制管控”。再者,相关部门要加快制定和审批进口再生钢铁料的标准和工作流程。
       黎立璋的想法,跟全国人大代表、华菱集团董事长曹志强的想法不谋而合。
       “废钢是唯一可以大量替代铁矿石的铁素资源,充分利用废钢的市场调节作用既可以增强我国在铁矿石贸易中的主动权和话语权,又在很大程度上缓解因极高的铁矿石对外依存度给产业安全带来的隐患。”曹志强表示。
       “长期以来,我国废钢回收加工企业经营规模小,生产设备陈旧,生产技术落后,废钢质量问题频出,经营效率低下,导致我国废钢资源利用程度落后于发达国家。”曹志强表示,国内废钢产业发展总体尚处于初级阶段,存在的主要问题包括:废钢产业进入门槛低,集中度低,难以实现规模化生产,导致成本偏高、资源转化为实际产出少;废钢企业增值税传导机制不畅,各地优惠政策力度不一,对废钢企业发展形成制约;废钢标准在实际执行过程中难以落地,不利于废钢产业做大做强;进口废钢受政策影响呈逐年减少趋势,不利于钢铁企业充分利用“两个市场、两种资源”实现经营发展目标。
       2015年,工信部发布《钢铁产业调整政策(征求意见稿)》提出,到2025年,我国炼钢的废钢比要达到30%的目标,废钢铁加工配送体系基本建立。
       “政策红利落地,我国废钢产业发展的趋势向好,提升的空间很大,正迎来重大发展转折期。”曹志强表示。
        废钢应调出限制进口目录
       5月22日,《进口再生钢铁料》中国钢铁工业协会团体标准启动会在天津召开。会议从平抑铁矿石价格、减少排放、降低企业成本等角度,阐述了再生钢铁料进口的战略意义。据透露,钢铁协会正积极推动废钢进口的相关工作,该项团体标准的制定是推动此项工作的第一步。
       据报道,钢铁产业链上下游约50家企事业单位的代表出席了这次会议。这个时间点召开这个会议,与正在北京出席全国两会的钢铁行业全国人大代表关于推动废钢进口的建议遥相呼应。
       全国人大代表、华菱集团董事长曹志强提出五个推进废钢产业发展的实施路径:
       第一,践行绿色发展理念,加快废钢回收利用体系建设。国家在政策引导和法律法规体系建设上应把废钢的战略资源属性充分体现,促进普通民众充分认识废钢回收的意义。例如,建立全国废钢资源数据库,鼓励钢铁企业向上游延伸产业链,引导社会各类资本进入废钢拆解加工行业,建立全国统一的市场体系,避免恶性竞争,努力实现废钢资源“可收尽收、收好用好”。
       第二,深化税制改革,破解制约发展难题。一是对废钢回收加工产业链不同环节税收实行差别征收;二是出台财税(2015)78号文的实施细则,将退税比例提高到50%以上;三是在全国范围内统一和规范废钢加工企业所得税的核定方法,总的原则是在现有基础上再适当减免;四是规范和统一各地税收优惠力度,杜绝“税收洼地”和异地开票现象,营造公平竞争氛围。
       第三,以标准执行为抓手加强废钢行业发展监管。针对废钢产业存在的问题,建议国家政策层面补充完善废钢加工产品的用途分类标准,促进废钢回收加工企业提高精细化管理和专业化运营水平;完善废钢加工企业环保标准要求;制定进口废钢标准。
       第四,适当放开废钢进口政策管制。建议国家将废钢调出“限制进口类固体废物目录”,作为普通可自由进口货物管理,拓宽废钢资源供应渠道,为提升钢铁工业高质量发展创造条件。同时,建议制定相应的废钢铁出口限制政策,以避免大量优质废钢铁资源流出,特别是低价流出。
       第五,加强钢铁行业扩大废钢使用研究。鼓励钢铁企业和有关科研机构、院校加强对钢铁冶金过程中废钢杂质和夹杂物的理论研究,加大废钢产业的利用配套工艺研究,重点研究长流程钢铁生产吸纳使用更多废钢以及“短流程”电炉炼钢、全废钢炼钢的工艺技术,通过技术进步持续提高废钢铁资源的综合利用水平。
 


北京海闻展览有限公司
北京市石景山区石景山路乙18号院万达广场C座1709

haiwen2002@126.com

86-10-68659227 / 9226

法律信息 |隐私数据保护 | © 2017 北京海闻展览有限公司